转载比特币史话 密码朋克2

2020-07-26 20:00 区块链饭桌
(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文回顾:
【连载】比特币史话 | 创世(1)
【连载】比特币史话 | 创世(2)
【连载】比特币史话 | 创世(3)
【连载】比特币史话 | 密码朋克(1)

正文:

1992年末,美国程序员Eric Hughes(埃里克·休斯,生平不详)、Intel公司计算机科学家Timothy May(蒂莫西·梅,时年41岁)以及电子前哨基金会创始人John Gilmore(约翰·吉尔莫,时年37岁)组织了一个讨论密码学话题的小圈子,每个月都到吉尔莫位于旧金山湾区的创业公司所在处聚会。在一次聚会上,自学成才的女程序员、世界十大著名女黑客之一、人称“圣女朱蒂”(St Jude)的Jude Milhon(朱蒂·米伦,时年53岁)半开玩笑地说,“你们这群中老年码农还真是人老心不老,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很有70年代革命小将、屌丝愤青的那股子叛逆、反抗、斗争的朋克精神嘛,依我看,不如你们就把自己叫做密码朋克(cypherpunk)好了!”[1]

就在一年前的12月26日,毛熊忽然宣布分家、改姓,从此不再姓“苏”而改姓“俄”了[2]。白头鹰从此成了蓝星上唯一的“老大哥”,正在得意至极的巅峰时刻。这群身在福中的中产大叔,本该是在家奶娃、享受生活的年纪(Timothy May早在35岁就从Intel公司退休了),却成天聚在一起讨论什么加密技术、个人隐私、让“老大哥”过气的交易系统,让几乎所有终日忙碌于挣钱、鸡娃、买房、养车的“正经人”看着他们就像精神大城市人看快手上五线屌丝青年赤裸上身生吃章鱼一样无法理解,甚至不乏鄙视。这种不可理喻,简直太朋克了。

东方那群成功建国的朋克兔子,有一个好教员。教员在1970年12月18日会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时候说,美国革命有进步,他高兴。还说,他是寄希望于两国人民的,但寄大的希望于美国人民[3]。也许身为一个老朋克,他深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美国人民身处一线,直面资本的洗礼,自然更有机会磨砺其锐气和朋克精神。

1993年3月9日,埃里克·休斯公开发表了那篇脍炙人口的《密码朋克宣言》(A Cypherpunk's Manifesto)[4]。在宣言中,他慷慨陈词:

“我们不能指望政府、公司或者其他大型幕后组织出于仁慈而赐予我们隐私权。”“如果我们真的想要隐私权,就必须自己争取!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创造支持匿名交易的系统。”“我们要用密码学、匿名电邮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来保护自己的隐私!”“即使是反对密码学的法律,也只能触达一国之边界,以及其暴力所及范围之内。而密码学将不可避免地遍及全球,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匿名交易系统。”

到1994年,密码朋克的邮件列表已经有了700个左右的订阅者了。当然,在今天动辄百万、千万粉丝的大V看来,这点儿订阅数简直不值一提。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渐裂变出来一系列邮件列表,其中之一就是密码学邮件列表(the cyptography list, 地址为cryptography@metzdowd.com)。不知在什么时候,有一个化名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 satoshi@vistomail.com)的账号订阅了这个邮件列表。

美东夏令时间2008年10月31日星期五14:10,中本聪向邮件列表里投递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正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比特币的技术白皮书。论文的标题叫做,《比特币:一个点到点的电子现金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5]。

【未完待续】
本文章转载自公众号:x-blockchain

首页 - 区块链 相关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