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愤然离世给他留下遗言作为龙族后裔你誓必要龙啸九天

2020-11-22 15:37 哈士奇推荐IOS

黑云压顶。

山岗上,杨辰将一具尸体艰难的放在地上。

擦了擦汗水,环顾四周,才对尸体说道:“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正适合你长眠,而且我看这阴气也重,想来女鬼不少,若是你死后依旧风骚,就再给我弄个二娘三娘,这里环境优雅,想来是颠鸾倒凤之地不二之选。”

那尸体不是别人,正是杨辰的父亲,龙青澜。

说起来,在这白杨镇,龙青澜也是有名的传奇人物,全镇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要知道,能够入赘到白杨镇两大家族之一的杨家成为上门女婿,娶了杨家老祖天资卓绝,貌美如花的第三女,这可是镇上无数人做梦都想要的际遇。

镇上盛传龙青澜年少风骚,器大活儿好,才会被三小姐看上,无数人为之眼红。

但,从杨辰懂事开始,这老爹如何风骚他不知道,终日饮酒,浑浑噩噩,自暴自弃,最后孤单一人被遗弃在简陋茅庐中,混吃等死他却是清清楚楚。

老子废物儿子也跟着倒霉,杨辰在这个大家族中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遭人冷眼不说,就连他老娘也当没生过这个儿子。

于是他从小自由,生性不拘,凭着身上绑有的杨家光环,在外混吃混喝,欺男霸女,小日子还混得过去。

而现在,老爹死了,老娘只是最后来看了一眼,说了三个字:“埋了吧。”就离开,连丧葬费都没有。

杨家上上下下全都躲得远远的,杨辰没奈何,只得自己背了老爹来这荒山,打算挖个坑埋了。

尸体自然不会回答,杨辰蹲下来,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一脸苦笑:“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十六年来,我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你也没有被我了解,可悲的是,今天我站在这里,竟然感觉我俩是陌生之人。老爹,老爹……想来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不孝子,你离世,我竟流不出一滴眼泪。”

原本觉得自己没心没肺,但此时心里竟然有些苦涩,叹息一声道:“我杨辰再怎么说也是你儿子,这一身血肉有一半是您老喷发出来的,不过你死的早,我又不成器,唯一的报答就是将你葬在此处了。若是你变成鬼有了法力,得空就保佑我可以继续快活下去吧。”

说着说着,杨辰怔了一阵,终究还是有了一滴眼泪流了出来。

就在这时,山沟里突然走来两个人。

先行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衣,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正是杨辰二伯的大儿子,他的堂哥杨战。

杨战身后跟着的,是他一个远方表弟,名为陈六,尖嘴猴腮,腰弓着,对着杨战一脸谄媚。

两人从山沟中走出来,显然不知道去哪里欺男霸女回家,从这里路过。

远远的看见杨辰在山腰对着一个死人流眼泪,杨战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之极,骂骂咧咧:“草,真特么晦气,怪不得今天出门没泡到妞,原来就是因为这两个废物!”

陈六知道杨战今天没找到女人心里不爽,正好现在有机会出出气,当即走过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没气的龙青澜,继而满脸不屑的对杨辰冷笑:“远远的看见还以为是两条狗,没想到走近一看居然是杨辰你这个废物,怎么,你那废物老爹完蛋了?哦哟,你脸上挂的什么?猫尿吗?哈哈哈,废物就是废物,居然流猫尿!”

草!

杨辰心中怒骂,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但没有说话。

这个陈六是杨战的跟班,修为不弱。

而那个杨战在白杨镇更是大名鼎鼎,年方十七就已经冲破了四条龙脉,成就龙脉境第四重,被称为天才。

杨辰和这些杨家出色的年轻后辈,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他们从小就有无数的资源培养,家族中功法秘籍任选,而杨辰却根本没有。

他老娘不管他,其他人更不可能给他东西,当初年幼时和其他族人一起参加淬体,他进境飞快,力压众人,也风光了一阵。但是没有功法,没有栽培,怎能进步?他心灰意冷,便没有再修炼,始终未能冲破一条龙脉,进入龙脉境第一重,被称为杨家废物。

杨辰也暗中努力过,但是没有功法秘籍,无人指导,修炼一途寸步难进。

“废物爹生废物儿,你爹死了你怎么不跟着他一起死?杨家有你这样的废物子孙,真是丢祖宗的脸。”此时,杨战也走了过来,居高临下,戏谑的看着杨辰,然后,一脚踹在龙青澜尸体上,骂道:“这样的废物,你不会想把他埋在这里吧?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是我们杨家的荒地,这样的废物你想要埋在杨家的荒地里,他也配?!!!”

荒地两个字,杨战咬得十分的重。

杨辰脸色瞬间阴沉,眼角闪过一道狠色。

龙青澜就算再混,那也是他杨辰的父亲!

父亲已死,还要被一个后辈踢尸体,还不准下葬?

这特么是杨家的荒地?这分明就是镇子外面的无主之地!

欺人太甚!

“怎么?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觉得战哥说得不对?莫非你还想打人不成?看你那眼神凶的,把我都吓到了。”陈六阴阳怪气,完全不把杨辰放在眼中,还装模作样的抖动了两下身体。

这样的欺辱,杨辰并不是没有遭遇过,他在外头风光无限,但是一回到杨家就等于一条狗,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往往忍一忍就能过去,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那死鬼老爹走了的原因,心里格外烦躁。

甚至,很难受,非常难受。

有一股怒火,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在胸口堆积。

只是,他不太愿意把心里的难受表现给外人看。

深吸口气,杨辰抬头看向两人,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你们别太过分!”

“呵呵,过分?过分吗?我不觉得。”杨战冷冷一笑:“背着你这个废物爹的尸体滚,要埋,给老子埋远点,我们杨家的地,不埋废物,你要是不乐意……别怪我没警告过你,坏了我杨家的风水,说不得要把这废物挖出来扔乱葬岗!”

话音未落,杨战突然出手,一拳打在杨辰小腹上,然后冷笑着离去。

杨辰则是疼叫一声,捂着肚皮摔倒在地。

陈六则赶紧追上杨战的步伐,走的时候还不忘对着杨辰吐了一大口唾沫。

杨辰在地上疼得浑身抽搐,赶紧躲开,牙齿都几乎咬碎,拳头捏得死死的,盯着杨战两人离去的方向,握紧拳头,指甲刺破手掌鲜血直流都浑然不觉。

 



过了好一会儿,杨辰从地上爬起来,他擦掉嘴角的血液,看着杨战和陈六离去的背影,充满灵气的眼睛中,弥漫出了一丝狠辣。

“武者,若我也是个武者,若是我到达龙脉境,我一定要报复!”

“杨战,还有狗奴才陈六,今天的耻辱老子记下了,别给老子逮到机会,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握紧拳头,杨辰眼带泪花,不得不背起老爹的尸体,往远处走去。

杨家容不下他们父子,没有实力,只能自取其辱,但今日之耻,杨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杨辰才将龙青澜背到更远更偏僻的地方,只要他不说,没人可以找到。

“我也不懂风水,就给你随便挖个家吧,就是可惜,这里只怕没有女鬼,孤魂野鬼倒是可能有几个了。”

他看了龙青澜一眼,然后蹲下身就开始刨坑,没多久,一个大坑就刨了出来。

正准备把龙青澜推下坑,哪知道龙青澜突然睁开眼睛,一把就抓住他的手。

杨辰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道:“老……老爹,我不懂什么风水,你要是不满意这块地方,你可以拖个梦给我,要去哪我给你搬家,你别诈尸吓我啊……我这也是让你入土为安……”

龙青澜竟是没事儿似得坐起,瞪着杨辰骂道:“我安你祖宗十八代,老子还没死全,就想埋了我,小混蛋,你是想要我死后也不得超生吗!”

没,没死?

杨辰不敢相信,他回到家的时候,龙青澜全身发黑,杨家的管家都查看过,说是死硬了,怎么会没死?

难道他假死?

观察了一会儿,见龙青澜面带笑容一副吓死你我高兴的模样,杨辰总算定下心来,心惊肉跳的,真想揍他老爹一顿。

“你这老家伙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假死,是不是偷看谁洗澡被抓了?”杨辰在龙青澜旁边坐下,两人就看着刚刚挖出来的坑。

“放屁。”龙青澜深吸口气:“老子提着一口气不死,是老子有天大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给老子听好了,这些事你要是漏了一件,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辰翻了翻白眼,懒得和这不靠谱的老爹说话,还做鬼都不会放过,亏得之前自己还挤出了两滴眼泪。

就听龙青澜继续说道:“你听好了,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我死后,挖开我的丹田……”

“什么?你不想要全尸?”杨辰瞪大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给老子闭嘴!老子说话,你别打岔!”龙青澜骂道。

紧跟着继续说道:“我丹田中有一块龙形玉佩,你必须取出来,否则我做鬼也不会解脱。”

“吹,继续吹,你假死骗杨家,现在还来骗我?丹田里面有块玉你还能活到现在?你看我脸上是不是写着好骗两个字?”杨辰一脸没好气,自己这爹还是老样子,不靠谱。

龙青澜白眼一翻:“放你娘的屁!你也不看看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猪狗不如!想当年老子来到白杨镇的时候,这镇子年轻一代加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要不然你以为你那个妈会上我的床?要不是这块玉,老子现在不知道多威风,何至于成了十六年的废物!”

这还是杨辰第一次听说关于龙青澜以前的事情,他只知道全镇都说龙青澜是废物,只是靠着器大活好才得了便宜,没想到当年老家伙竟然是这样的高手。

吹牛的吧?

杨辰怀疑的盯着龙青澜,龙青澜却自顾自的说道:“还有一件事,你以后不准姓杨了,杨这个姓配不上你,你得姓龙。我们龙家,乃是这个世界的超级霸主,区区杨家就和蚂蚁一般。”

骗子,果然是骗子。

龙家是超级霸主,你个超级霸主家族的人在杨家当上门女婿,还废物一样的窝囊了十几年?

杨辰盯着龙青澜,不过却是点了点头。

自从懂事以来,他在外面混吃混喝,但是在杨家,杨家人都把他当一条狗而已,杨这个姓的确配不上他,改也就改了。

“龙辰。”他念了几遍,感觉这名字也不错。

龙青澜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伸手搭在杨辰肩膀上,声音变得伤感,似有不甘:“老子一生笑傲天下,纵横龙祭大陆,却不料最终死在白杨镇这种狗地方,虽然这十多年老子没照顾过你,但你终究是老子的儿子,只要你有老子一半英明神武,老子就是死也瞑目了。”

“你今天脑子坏掉了吧,你这辈子的破事我了如指掌,少在我面前吹牛!对了,这杨家我们就不回去了,凭我的能耐,再换个地,养活你这死酒鬼应该不难,怎么样?”

龙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远方的花草树木,等待着他老爹的回答,但是久久没有动静,他下意识的转头,却看见龙青澜热泪盈眶的看着自己,一动不动。

“老鬼,又没死,你哭什么……”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热泪盈眶的看着,龙辰却没有任何别扭,尽管他一直嘴贱,但是眼前的男人,却实实在在是他的父亲。

“辰儿……”

“……嗯。”

龙青澜抬起头,道:“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承担一个父亲一丁点的责任,所以让你走错了路,很多事情,你将来要面对的一切,现在我不想告诉你,若你有那个境界,自然自己可以体会。”

“而我这辈子要告诉你的最后一件事,你给我洗干净耳朵听清楚,那就是: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你的实力就是一切,没有实力的男人,等于一条狗!就算曾经对你百依百顺,跪在你脚下舔的女人都会骑在你头上拉屎!”

“在我死后,我希望,变强,是你一生的追求,因为这也是我曾经一生的追求,只是命运给我开了一个玩笑……”

突然听到这么严肃的嘱托,龙辰有些发愣。

龙青澜大力拍打了一下他的头,笑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最后再嘱托你一件事,接下来杨家会有一场家族大会,年轻一代弟子进行比武,最终的冠军,能得到杨家最高秘典《龙印》,这《龙印》是你成为龙武者的关键,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得到。切记,切记……你爹我这辈子没对不起什么人,但,最对不起的就是你……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辰儿,我希望你……”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而后戛然而止。

龙辰听得正起劲,突然觉得不对。

赶紧转头一看,却见龙青澜一手搭在他肩膀上,面带笑容的看着他,那双已经灰暗的眸子却还带着期望,欣慰,以及内疚的神彩,可身体已经没了生机!

瞬间,一种无法言喻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在一个时辰之前,龙青澜死了,他可以接受,但是当他理解老爹,刚刚找到一点来自父亲的关怀,憧憬着,可以带着这老鬼远走高飞,过逍遥快活的日子的时候,他竟然又落单了……

“你给我听好,漏做了一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承担一个父亲一丁点的责任。”

“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你的实力就是一切,没有实力的男人,等于一条狗!”

“在我死后,我希望,变强,是你一生的追求。”

“你爹我这辈子没对不起什么人,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轻轻扶合龙青澜的眼,耳边回荡着龙青澜的声音,龙辰痛苦的埋下头,眼泪不由自主,泪流满面。

龙辰从来没有预料到,有一天他竟然能体验到如此痛苦的生离死别。

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没有了心肝,但是此刻那痛彻心扉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直到深夜,确定龙青澜这次是真的死了,再也不会醒来,龙辰才将他放入坑中,一捧一捧,将土埋上。

“老爹,你说的一切,我记得清清楚楚,也会照你说的办,什么家族大会,龙印,龙武者,老子就算这辈子废了,死了,也要给你办好。”

龙辰从来没有这样下定决心过,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杨家当狗,混吃等死,但是现在,一股前所未有的斗志从他心中升腾而起。

埋上坟,磕了三个头,坐在坟前,这才又想起龙青澜生前的嘱托。

龙辰悲伤的心情很快扫荡一空,开始郁闷起来,看向刚刚买上的坟,有些发呆。

“第一件事,挖开老鬼的丹田,取出他丹田中的玉佩,否则他死也不会安生……”

刚才太过悲伤,只想着让老爹入土为安,居然把老爹吩咐的第一件事给忘了……

丹田没挖,人埋了……

没办法,龙辰只得再把坟挖开,将龙青澜挖出来,刨开丹田,果然在其中发现一块龙形古玉。

“就是你,吸干了他全部的真气,毁了他一生?”

拿着玉佩,龙辰开始相信龙青澜曾经是个高手了,但是他却也怎么想不出这玉有什么特别的。

将龙青澜再次掩埋,坐在旁边揣摩这玉佩。

此时天都要亮了,东边浮现出一抹鱼肚白,树林中弥漫起雾气。

突然,龙辰手中的神秘龙玉闪烁出一道光,下一秒,竟然直接消失了!

“怎么回事?”

还没反应过来,龙辰就感觉到脑袋中轰然一声,他的意识竟然出现在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当中,雾气不停的翻滚,呼呼的风声不断涌过,龙辰分不清上下左右,好似暴风雨海面的一叶扁舟。

不过他根本不慌,反倒十分冷静,心中奇怪:“这与书籍中描述的识海一模一样,识海是灵魂的藏身之所,只有成为武者开启心眼才能看见识海,我这是怎么回事?”

正疑惑时,突然光芒一闪,一块漆黑色的古旧龙形玉佩悬浮在眼前,散发着蒙蒙的光亮。

“这神秘龙玉进入了我的识海,该不是想吸我真气?”

心念所至,龙辰大惊,龙青澜的真气据说就是被这玉吸走。

但下一秒,他反应过来:“不对,老子压根就没有真气,他难道还吸我的屁不成?”

就在这时,一股雄浑的力量,从神秘龙玉中汹涌而出,跨过肉体和灵魂的界限,出现在龙辰的丹田中。

“真气?”

浩荡的真气,好似海啸汹涌,从古玉中爆发,瞬间撑满龙辰丹田。

龙辰仅仅是炼体巅峰,如此众多的真气,超过了他的驾驭能力,勃发的能量从他的四肢百骸散发出来,将四周尘土震得飞扬而去!

疼!

疼彻心扉!

龙辰感觉自己的身体要爆炸,惨叫一声,死死咬住牙关,身上竟是出现一道道裂纹,鲜血直飚!

草!

在这样下去,不得爆体而亡?

龙辰心中大惊,猛地睁开眼,一道神光从他双眼射出,好似天边升起的太阳。

“老子可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死掉的人!龙脉?给我冲!”

炼体之后,即是龙脉九境,武者丹田衍生真气,到足够量时,方能集真气之力,化为神龙,冲破第一条龙脉。而此时龙辰丹田中的真气,远远足够!

“破!”

随着一声低喝,一条龙脉猛然贯通,龙辰竟是迈入龙脉境一重!

真气如龙,在龙脉上循环数次,才回到丹田。

不过此时回到丹田的真气,仍然暴动不已,强大的气劲让龙辰几近晕死,想都没想,直接将真气往第二条龙脉冲去。

第二重龙脉贯通的艰难程度,所需要的真气,要比第一条多上数倍,以此类推,可知龙脉境的晋身有多么之难,白杨镇的强者,穷一生之力,耗一族巨资,都难以打造出一个超出龙脉境的强者!

但此时龙辰哪想那么多?

他全力控制真气,只有一个念头,冲,冲,冲!

身体爆裂的痛苦似乎已经算不得什么。

啵……

伴随着一声鸣响,真气如龙,第二条龙脉,贯通!

浩浩荡荡的真气在两条龙脉中涌动,真气输送到龙辰身体各处,孕养着他的身体,身上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体内暴动的真气终于安稳下来,现在的龙辰已然脱胎换骨,龙脉境二重,身轻如燕,但又具千斤之力。

龙辰站起身,感觉着自己全身充沛的力量,脸上流露出了笑容。

而从今天开始,他终于算是真正踏入武者的行列!

看了一眼龙青澜的坟头,龙辰跪下去,再次磕头。

“我今日之成就,全都来源于你,我以前恨你什么都没有给我,现在我认错。你是个好老爹。”

站起身,心中对这老爹的疑问更多了,这块玉还在他识海之中,说出去这天下怕没有人一个人会相信识海中也能放东西。

古玉的来历是什么,老爹的来历又是什么?

龙辰满脑子的问号,往白杨镇走回去。

回到杨家,天已大亮,对于杨家人来说,龙辰不过是杨家的一条狗,连丫鬟仆人都不会把他放在眼中,他就好似空气一样回到自己的房子,换了身衣服。

“我现在已经到了龙脉境,杨家规矩,只要达到龙脉境一重就有资格进家族禁地经武殿选取一门战技,既然答应了老爹要变强,就要全力去做,不能耽搁了。”

龙辰吃过饭,下定决心,就往经武阁走去。

哪知道才到经武阁门外,就有人挡在前面。

“哟呵,这不是辰少爷嘛,怎么,今天有空来经武殿?昨儿某个废物光荣入土,辰少不去守孝,还有心情来这儿溜达?对了,昨儿告诉你的事情你不会忘记了吧?等会儿我带人去查看,要是你把那废物埋错了地方,我可会让人给你挖出来。”

龙辰抬头一看,眼神瞬间森冷。

这不就是昨天踹了龙青澜尸体,还对他吐了口水的陈六么?

辱父之仇不共在天,这杂碎居然还说要去挖尸!

找死!

龙辰盯着陈六,拳头紧握,心中杀意渐起。

“哟,辰少生气了,大家快来看,辰少生气了!”见此一幕,陈六先就阴阳怪气的大笑。

故意抖着身体往旁边一站,拍着胸脯不屑的道:“辰少生气了,你握着拳头该不会是想打我吧?你现在的眼神让我好怕啊,怕得浑身发抖。不过难得辰少雄起一次,来来来,求你,打我,让我看看大名鼎鼎的辰少拳头的威力,辰少放心,我绝不还手。”

龙辰此时冷眼看着陈六,确实,如果龙辰没有昨天的经历,他在杨家的地位真就连这个外人陈六都比不过。

不过现在,大家都是龙脉境二重,谁还怕谁?

陈六话音才落,龙辰已经动了!

抬手就是一拳,直接打过去。

陈六显然没想到在杨家一向如家狗一样的龙辰今天真的敢动手,不由得一愣。

不过谁都知道龙辰连武者都不算,就算是动手又如何?自取其辱罢了。

陈六冷笑着挺起胸膛,运转真气,准备在龙辰一拳打在他身上的时候用力将龙辰的手给反震断。

但下一秒,黑影一闪,龙辰的拳头就已经打在他下巴耳根间!!

“沃日……”陈六只来得及惨叫一声,直接被打的飞起,人在半空,鲜血与落牙齐飞,而后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顿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杨家的护卫,下人们全都看向这里,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特么敢打我?!”

陈六倒在地上,只觉得半边脸都被打飞,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杨家一向如狗一样低三下四的辰少,居然敢打他,而且,众所周知,辰少是个连武者都不算的废物,居然能打倒他!

“打你又怎样?大家都听到了,是你让我打的,这样的要求我一辈子没遇到过,必须得满足你。”

龙辰冷笑,快步走过去,骑在陈六脖子上就是一拳打下去。

“这一拳,是为我父亲打的,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踢他!”

说到此,龙辰眼睛都红了,拳头真气浩荡,力量大出三分。

“这一拳,是你昨天吐老子口水!”

“这一拳,是你特么算什么东西,刚才居然敢威胁我!”

……

拳头雨点一般的打下去,砰砰砰,和打雷一样,四周那些护卫,丫鬟,仆人,全都呆在原地,各个仿佛见了鬼。

眼看陈六就要被打死,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想起。

“杨辰,你好大的狗胆,陈六你也敢打,你可是想死?!”

瞬间,空气为之一滞,护卫丫鬟们脸色大变,全都跪了下去,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只有龙辰听见那声音,嘴角微微一扬,拳头依旧,头也不回的道:“老子打狗,关你屁事,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

话音未落,那些护卫丫鬟如遭雷击,身上的衣服都被吓出的汗水打湿,一个个看死人一样的看向龙辰。

心中如惊涛骇浪。

这平日里在杨家当狗的辰少,今日难道是疯了,如此顶撞,就不怕那位扯掉他的脑袋?

不要命了吧!

本文章转载自公众号:ios365365

首页 - IOS 相关的更多文章: